首页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南昌景点
部分项目停滞 修水(九江)工业园曝监管漏洞

加入时间:2016-04-11 15:26:15 作者:南昌新闻 来源:南昌在线

为支持修水经济发展,九江经济技术开发区拿出一块地供其设立修水(九江)工业园。

近来,一起农民工讨薪事件,牵出了该园区“江西李春电子有限公司”项目未批先建、未按规定缴纳农民工保证金问题。

事实上,在修水(九江)工业园,还有类似企业由于各种原因出现烂尾、停工停产、陷入经济纠纷。

在经济学专家看来,“飞地经济”(异地设立工业园)模式有利有弊,但只要政府明确制约机制,明晰管理权责,许多问题都可迎刃而解。

“江西李春电子有限公司”项目工地上堆放的建筑垃圾

农民工遇欠薪相关负责人“失联”

两年来,虽然每次来工地看到的都是人去楼空的场景,但朱泼桥还是会经常来,看看“烂尾”的项目有没有转机。

然而,直至春节前,项目用地上仍是杂草丛生,空地上建筑挡板、管道、砖块四处散落,样板房、办公楼内垃圾遍地。

该项目名叫“江西李春电子有限公司”(下称“李春电子”),位于修水(九江)工业园内,于2013年6月正式启动建设,朱泼桥负责该项目厂房建设。

“当初,有关领导督查项目进度,我们披星戴月赶工期,做了9万元工程,但至今仍拖欠5万元工钱未支付。” 朱泼桥说。

同样处在焦虑之中的还有黄战友。

黄战友是该项目一泥工组组长。应施工单位之邀,他带着数十名工人负责泥工项目,并于2014年初完工,但施工单位至今仍拖欠他们40余万元工钱。

在朱泼桥的带领下,新法制报记者找到了施工单位——江西省新宇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负责人姜振帮。

受访时,姜振帮向记者大倒苦水,称自己也是“被拖欠”对象,所以才无法按时发放农民工工资。

据姜振帮介绍,李春电子项目分三个标段建设:新宇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建设厂房、九江市第二建筑工程公司负责承建办公楼、赣州汇丰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景德镇分公司负责内部装修。

按《施工合同》约定,姜振帮承建的厂房封顶后,李春电子须支付工程款为工程总造价的80%,即2240万元。

“至今,开发商仅支付了不到10%的工程款。”更让姜振帮难以接受的是,公司缴纳的几百万元工程保证金至今也未还。

为核实有关情况,记者多次联系李春电子负责人李春华,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。

资金链断裂项目停滞

“开发商资金链已经断裂了!”修水(九江)工业园区管委会副主任李进军坦言,为了解决欠薪问题,早在2015年春节前夕,修水县政府及园区管委会曾协调,让李春电子以土地抵押的方式,向融资公司借钱支付了390多万元农民工工资。

今年,李春电子的经济形势愈发严峻,难以支付拖欠的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。

据了解,按照有关规定,建设项目在办理《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》后,开工建设前,建设单位(开发商)须按照工程合同价款的3%缴纳农民工工资保证金,保证金根据省、市、县各级项目审批权限实行层级监管,并实行专户存储、专项支取,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挪用。

遗憾的是,修水县城建局副局长彭光明向记者证实,李春电子至今既未办理《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》,也未缴纳农民工工资保证金。

施工期间,姜振帮等建筑单位负责人曾多次催促开发商办理施工手续,但对方一直在拖。“你们先建,手续很快就会补过来的。”承建单位称,开发商当时这样承诺。

随着楼房逐层顺利通过建设部门核验,再加上县里有关领导先后多次视察工地,他们就对开发商的“能力”深信不疑了。

对此,彭光明进一步解释称,因为李春电子项目是一个加紧上马的招商引资项目。

“当时,开发商承诺会边建边办,后来曾多次催促办理,可是对方一直不肯交相关的材料和费用。”彭光明称,再后来,开发商资金链出现断裂,不仅办理《施工许可证》没有了下文,项目也停滞荒废了。

类似企业不止一家

事实上,在修水(九江)工业园,还有类似李春电子的企业存在。

与李春电子一墙之隔的九江翰衡机电有限公司,办公大楼正门尚未硬化,也未进行内部装修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公司负责人直言不讳地说:“公司有债务纠纷,停产了,全面停产……”

江西高普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(九江国盛钢结构有限公司)厂房内同样是杂草丛生,对面是一个名为“奥普新科技”的项目。

此前的2013年11月7日,新法制报曾以《投资方资金短缺九江三地多个项目停工》为题报道过,“奥普新科技”项目总投资6亿元,是修水县2012年度重点工程项目之一。因为未按规定办理相关建设手续,工程停工引发项目承建商及民工曾经多次抱团讨薪。

时隔三年,该项目依然处于荒废状态。

“奥普新项目,我们正在走起诉流程,并准备启动拍卖程序。”李进军回应称。

公开资料显示,2010年,为借助当地相对优越的区位条件,九江市政府在距离修水县200公里之外的九江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划出一片3000亩的土地,用于设立修水(九江)工业园,一些企业陆续作为招商引资项目入驻。

李进军告诉记者,截至目前,工业园共引进了9家企业(项目),有5家企业正在运营。

当记者询问工业园目前的经济状况时,李进军表示,有一家企业每年能够带来几千万元财政收入。至于整个园区的经济状况,“目前还不便透露”。

异地设工业园引发系列问题

一些知情人士分析称,由于修水在异地设立工业园,给管理方面带来了挑战,这些管理障碍,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问题解决的难度,造成了如今的尴尬局面。

在修水(九江)工业园,几名工作人员向记者抱怨,由于修水距离工业园200多公里,每次为了办证,他们的时间全部耗在路上,事倍功半、办事效率比较低。

个别企业负责人也透露,有些园区不能代办的事务,他们也要多次往返九江与修水。

在监管方面,职能部门权责也不清晰。

李进军也坦言,拿李春电子项目来说,在未批先建的情况下,县城建局未曾下发过一份《停建通知书》。

“尽管园区离县里很远,但修水县城建局、县规划局、县国土局经常来工业园检查、指导工作。” 李进军说。

对此,修水县城乡规划局规划监察大队副大队长周衍平予以否认:“我们从来没有去过九江(工业园),更不可能去那边执法。”

该局批后监管股负责人晏国斌也称:“他们没有对园区企业进行过监管,因为规划证并不是修水县发放的。”

九江市经开区管委会建设环保局有关工作人员表示,修水(九江)工业园隶属于修水县自行管理的“园中园”,该局甚少介入管理。

修水县国土资源局用地股股长晏儒松表示,工业园土地证是九江开发区发放的,该局未收取土地出让金。即便出现问题,需要收回土地,也应该按照属地原则进行监管。

异地讨薪也给农民工带来了不便。

农民工讨薪屡次碰壁后,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劳动监察部门。

然而,九江市经开区管委会人力资源部的丁女士直言:“农民工讨薪得找修水县劳动部门,我们管不了。”

修水县劳动监察局局长梁文却告诉记者,由于修水(九江)工业园地处九江市,根据上级要求,园区所有事宜由修水(九江)工业园区管委会总负责,劳动监察局只负责配合调查。

见状,其他农民工也不愿意去200公里开外的劳动部门维权。

明晰管理权责建立制约机制

对此,江西师范大学政法学院副院长熊时升认为,这样的局面,是政府不依法行政导致的。政府在以后的监管中,要确立依法行政不动摇,加大把关的力度,严格适用相关的法律,从源头上避免出现上述类似困局。

省人大代表、江西刘锡秋律师事务所主任刘锡秋认为,相关政府部门确实难辞其咎。而在未批先建的背后,是一些地方政府的领导干部,有法不依有令不行。

江西省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麻智辉则表示,近年来,异地设立工业园已经成为很多地方发展工业的一个重要手段,尽管存在一些问题,也取得了明显的效果。从经济学角度来看,该模式叫做“飞地经济”。

“修水(九江)工业园会出现目前的问题,与当地招商引资机制不完善、把关不严有很大关系。”麻智辉进一步分析称,修水工业园在招商引资过程中缺乏制约机制。从全国范围来看,工业园早期发展阶段,确实存在一些实力不足的企业入驻工业园是为了占用土地。随着工业园的发展,政府逐渐意识到了这点,会建立制约机制,规定企业建厂投产的时间,规定企业在一定时间内要达到一定的产值。如果企业没达到要求,政府就有权收回土地。

麻智辉建议,一方面,政府应该明确制约机制,规定企业的建设进度和产值效益,如果企业中途出现问题,就要及时收回土地,避免资源浪费;另一方面,九江市与修水县在管理上要权责明晰,政府也要明确“谁招商谁负责到底”的责任,从而避免盲目上马风险项目。

◎文/图 新法制报首席记者 付强